快速注册 登录
华人街网 返回首页

陈湃的个人空间 https://xila.huarenjie.com/?12654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巴黎封城日记》四十五

已有 175 次阅读2020-5-2 22:23 |个人分类:散杂文

《巴黎封城日记》四十五

2020430日周四 9/16

 

一、用不同输入法植字

 

今天早上吃完早餐后,用电脑补写前两天的日记。经过两个小时的努力,终于还清了“债务”,心情舒畅。现在年纪老了,不能长时间坐在座台电脑前写作,有些文章多是用手机或平板电脑写成。为了练脑、练准 、练字,有时用五笔,有时用拼音,有时用手写。在电脑上击键的时间少了,打起字来有点生疏,手指也没有以前那样灵活。但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五笔输入法也慢慢灵活如昔了。

 

二、听金一南将军演讲

 

上午在运动时,一面运动,一面用无线耳机听金一南少将说《我与祖国》的自我介绍。他说起初他没有什么理想,既然做一个学徒,只想做好自己份内工作,做哪一行,就在爱那一行。他也不想参军,但既然穿上军装,就要做个好军人。社会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而且一定要做好。跟着时代步伐,是时代推他向前进。金一南将军是位天才演说家,我最喜欢听他说话。

 

我是一位平凡小市民,与金将军比起来是蚊与牛比,也不敢比,无法比。但我的情况也似他一样:我从来没有什么理想,只是跟着时代走,别人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而且也一定要把事做好。我更没有想到我会像自己的自嘲联:“兵学工商,沧桑四业:柬中港法,浪迹两洲”那样,做过这么多个行业,走过这么多地方。更没有想到抵巴黎后,在工作之余,竟然会进入爬格行列。我觉得没有雄心壮志,与时俱进更好,没有精神压力,生活过得轻轻松松。与世无争,知足常乐,岂不美哉!

 

三、下午时阴时晴,一面晒太阳,一面修改好三篇日记,也是一举两得,没有浪费时间,内心稍安。

 

四、北燕发生鼠疫

 

今天在中央四台的《国家记忆》“战疫”节目中,说一百年前中国东北哈尔滨发生鼠疫的事,后来用隔离与封城的办法,最后战胜了鼠疫。面对今天的新冠疫情,中国仍然采用封城与隔离办法战胜新冠。此办法现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也采用来抗新冠。鼠疫是第一杀手,13世纪时,欧洲的黑死病(鼠疫),几乎死去一半人口,真是使人谈“鼠”变色。特别是我,有一次差点被鼠疫吓破了胆。

 

1955年,柬埔寨柴桢省北燕村竟然发生鼠疫,一个不到一百户家庭的小村庄,不到两星期的时间,就死去约十七人。来势之凶猛,使人惊恐万状。当时我虽然住在省城柴桢市,但我的父母,兄妹等全部在北燕。尽管北燕离柴桢市只有24公里,但此时北燕已被隔离,不准出入,断绝了交通,想接他们来柴桢市避难也不可能。眼见鼠疫已传染到我父母之家的隔篱黄有叔叔家,黄有嫂也被感染死亡。两家都是茅房,所谓篱墙,也是用竹片做成,形势万分危险,为了父母与兄妹的安全,差点吓破了我的胆。万万想不到鼠疫到此突然停止,消声绝迹,整个北燕村顿时恢复平静与安全,我的全部家人也逃过了劫难,真是如有神助!有嫂死后,遗下一小女,境况凄凉,黄有叔叔只好一人茹苦含辛地把她带大。黄女现居巴黎,有个幸福家庭,我们常有来往。谈起那次鼠疫时,她还痛苦流泪。

 

有关北燕鼠疫的事,我昨天打电话找在巴黎的堂姐了解详情,她是见证人,也中了招而得以死里逃生之人。她说:有天晚上下了一场大雨,早上起来看到屋边,路上死了好多老鼠,她觉得很奇怪,为何会这样?过了两三天,她六岁小妹圆圆发低烧及腹泻,她天天抱着小妹,还为她洗衣服,但几天后小妹走了。小妹走后不久,她与其姐两人也感染发烧。当地乡长发现鼠疫后,就在村后的空地上,搭了几间茅屋,作为隔离病人之用。屋内连床都没有,要病者自携带睡床去,她与其姐被送到那里。她说有一次她昏迷不醒人事,后服用柬埔寨土药后竟然能与姐一道活下来。直到鼠疫后期即将结束时,柴桢省才派人来喷滴滴畏消毒剂,宣布北燕鼠疫结束。

 

五、专发文人与高官的东莞村

 

提起北燕,它有两个奇特的现象,不得不简略介绍一下。第一,它是全柬埔寨独一无二的“东莞村”,村内近百户人家,全是清一色的东莞人,连一个潮州人,一个客家人也没有,只在村边有有几户越人与柬人;第二,它是专发文人与高官的风水宝地。

 

北燕人尚文,一向以来都是聘请最好的老师来教育村民,故小小的北燕村竟有近十名老师出现,还有作家,成为一度亮丽的风景线。

 

北燕专发高官:抗法的民族的英雄搭春(Dap Chhuon)是北燕人。搭春小时候跟随他哥哥亚寻,在东莞人吴梳(我四兄旺宁的岳父)家做长工。后来塔春出去闹革命,在暹粒省大森林中招兵买马,组成几千人的武装队伍,反抗法国殖民主义者,吴哥窟是他的司令部,成为民族英雄,也成为独霸一方的“土皇帝”。

塔春念旧情,每年4月柬埔寨春节期间,他都请北燕人组团去吾哥窟朝圣,并亲自接见。1954年柬埔寨独立后不久,西哈努克亲王请塔春出任部长。塔春也像韩信那样有报“一饭之恩”的美德,有一次他专程从金边到柴桢市探望他的“主子”吴梳。车队所到之处,其气势之盛,不亚于西哈努克亲王出游。后来可能与西哈努克政见不合,使他挂冠而回暹粒省。1960年春,西哈努克亲王说他想谋反,派兵把他射杀于暹粒大森林中。一代枭雄,竟如此下场。

 

党魁高迷:高迷(Keo Meas)也是北燕柬人,参加革命很早,与塔春同一时期。后升任柬埔寨人民党(即早期共产党)的主席,其地位高于波尔布特,可说是权倾一时。他领导柬人反抗法国殖民主义,功勋显著。

 

政要吴铭:吴铭(Ung Ming)是地道的北燕东莞人吴端之子,他性格随和,喜交朋友,孝顺父母。他在法国留学回柬后,受到西哈努克亲王重用,出任旅游部长、国务秘书。他的柬籍妻子也是部长,可说是少有的一家双杰。吴铭是“双开”人物,在朗诺时期也吃得开,夫妻两人仍任部长,据说后来他还升任国民议会议长。柬共上台后被杀,其妻现仍寄居法国。

 

高官陈重:陈重是北燕东莞人,是我叔父之子。他小时家贫,无法进中文学校,只好去读柬文。因他成绩好,政府给他深造机会。毕业后派到柬埔寨铁道部当官,后来全家被波尔布特的柬共杀害。

 

高官亚枭:亚枭是越南人,家在东莞村旁,也属北燕人,以屠牛为生。后秘密加入印度支那共产党,即越盟。有一次,一个柬人在北燕闹事,他从腰间拔出手枪警告,这时人们才知道他的身份。后来他在河内当了大官,近年有人说他在越南南方的西宁省当副省长。汉代有个屠狗之辈的樊噲将军,我们北燕村也有个屠牛之辈的亚枭高官,真是不相伯仲。

 

将军高乐:人民党主席高迷之弟高乐,也是北燕柬人。他原在北燕柬校教书,朗诺政变后,他投笔从戎,参加柬共声讨朗诺,后成为第五战区主要负责人。还有一位北燕柬人,后来成为柬共柴桢省的第二把手,只是不知道他的名字。

 

从以上的例子可以看出,人杰地灵的北燕村,是专发文人与高官的。、

 

可能西哈努克亲王也知道北燕村是一块人杰地灵的风水宝地,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他特地专程到北燕村视察,并为小小的北燕东莞村建立一所医院,这是绝无仅有的事。

 

六、柬埔寨东莞村的毁灭

 

然而,人们万万料不到北燕东莞村这坱宝地,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的一场惨绝人寰的战争中遭灭顶之灾,1972年美军侵柬埔寨,投下汽油弹把北燕村燃为灰烬。那天还杀死七八十人,我的五兄陈旺馀也在其内。

 

2005年,我从巴黎回到阔别45年的北燕。只见东莞村的房屋已荡然无存,代之的全是柬人的高脚屋,连华人墓地也被柬共铲平做水田,惟有我1960年回国升学时,在门前种下的一株小酸豆树,现已长大成材,叶子在微风中摇动,似乎向他的主人——我,诉说北燕东莞村的不幸,真使人欲哭无泪!

 

有压迫就有反对,有光荣传统的北燕青年,纷纷参加西哈努克的联合阵线抗击美国侵略者,1975年终于把入侵者赶出柬埔寨。

 

北燕村民在家园尽毁下,只好投奔怒海,飘流到世界各地,重新建立家园。其中以居住在越南西贡、澳洲悉尼、法国巴黎、加拿大多伦多、满地可、美国纽约、旧金山、洛杉矾与瑞典为多。尤其以聚居巴黎、洛杉矾和悉尼者更众。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北燕东莞村的后代,在先进的国度里受到良好的教育,更发挥了东莞村人尚文的美德:作家、硕士、博士、工程师、医生、护士和各行各业的人才辈出,为当地国的发展贡献力量。这是令人欣慰的事。我作为北燕村的一员,心中也感到自豪。

 

七、谁是杀人凶手?

 

在此,顺便提醒大家注意如下的事实:柬埔寨战争是从上世纪1970年亲美的朗诺将军政变而挑起的内战,到1975年,柬共赶走美帝夺得政权,实行极左路线。到1979年越南入侵柬埔寨,到1989年撤出柬埔寨。战争连续了近20年,使柬埔寨700万人口,减去一半。“成者为王,败者为寇,”美国和越南全部把杀人的责任推到柬共及波尔布特身上。波尔布特执政四年,实行苛政,的确杀了不少人,承担主要责任。但美军入侵柬埔寨,派B52飞机乱炸手无寸铁的柬埔寨人民,北燕整个东莞村也被美军烧毁,杀死近百名华人,这笔账如何算?还有越南武装占领柬埔寨近20年,杀死了柬埔寨多少人民,夺走了柬埔寨多少财富,这笔账能不算吗?所以把杀人罪全部加在柬共身上,是有欠公允的。奉劝一些研究柬埔寨这场战争的人,不要人云亦云,人说就听,以免上美国和越南的当。

 

我不是柬共,更不是波尔布特的支持者,我也没有亲身经历过这场战争,我只是凭良心说话。不过单凭美国把我们的柬埔寨东莞村摧毁,杀死近百名华人,包括我的亲戚与我的亲哥哥在内这件事,就知道美国是罪责难逃的。

 

八、下午六时,春雷轰鸣,大雨洒下,把地上冲洗干净,但冲洗不去人们心中的苦闷与烦愁!

 

九、今天法国疫情

Nouveaux décès  - 新增死亡人数 : 289

Total décès - 累计死亡人数 : 24 376

Nouveaux patients en réanimation - 新增重病患者 : -188

Total patients en réanimation - 重病患者 : 4019

Nouveaux patients hospitalisés - 新增住院患者 : - 551

Total hospitalisations - 住院患者 : 26 283

Nouveaux cas contaminations - 新增确诊病例 : 1139

Total contaminations - 累计确诊病例 : 129 581  (全文4000字)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快速注册

CopyRights © 2007-2016 华通信息Sinocom SARL 版权所有 | 法律顾问: 林亚松 | 会计顾问: 捷顺会计事务所 | 意大利法律顾问: 郑帆律师事务所

QQ|Archiver|手机版|华人街 huarenjie.com

GMT+2, 2021-7-29 03:55 , Processed in 0.024700 second(s), Total 10, Slave 8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