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注册 登录
华人街网 返回首页

悠悠的岁月的个人空间 https://xila.huarenjie.com/?6773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悠悠岁月(一) 黎巴嫩战地日记 II

热度 66已有 1405 次阅读2010-3-6 19:30 |

本文版权由胡余所有,请勿转载用于商业用途。

未经授权转载,将追究法律责任。

抢先版

 

1983年6月2号

8点钟时全大队集合,大队长通知我们明天要去东北方向第一线阵地为第1大队换班,叫大家准备需要带去的被褥和替换的衣服。并宣布大队将设立购买部,供应日常用品和原料,大家可以去购买部,订下会约单,供应科将去市民区代购。目前不付款,只在账单上签字,在发工资时扣除。

购买部由两位下士长和中士长主持,购买部前面设有电视台接收黎巴嫩电视节目,并装有闭路电视装置,每晚二个闭路电影。前往观看的人不得乱动电视机和其装置设备,操作由中士长负责。

他总结了到达这里的20个小时,他说这里天气热,提醒大家要小心注意饮食卫生。对于我们第一任哨兵,他说:“昨天晚上我已听到我们哨兵的第一枪。这不是他们的自卫枪声,而是一种无知愚笨的动作导致这次意外事故。我们是职业军人,在利用我们的武器时必须要懂得使用方法。一个职业军人在战斗中要懂得用武器,充分的发挥其作用;而不是临阵惊慌失措,导致发生意外的事故。我相信我们大队每个人都是好的战斗员,而不是废料。”

“对于哨兵制度,我今天再重复一次,每个岗位二人,必须轮流休息,不要到了疲倦时二人一起睡着了。”

他没有指出这是谁做错了事,第一任哨兵发生的过错,在大队集合时指出这些问题可以作为全大队所有人的借鉴。

虽然大队长没有点名,但我们都心知肚明。

这一天我们利用营房内现有的材料,尽量的扩大了以班为单位的帐篷面积,设置了枪架,装运机械零件的木箱拆下的板加了四只脚搁在地下的泥沙里,铺上木板,就是我们全班的饭桌了,桌面粗糙不堪。我们每个人只分到的一点食物,都装在小饭盒内,谁都舍不得丢掉一点,所有能吃的东西都装到肚子里去了。

12点午饭后是午睡时间,直到下午3点钟全队集合时,分队长向大家讲了关于武器弹药的安全问题:“每个人都应该这样,”分队长说,“每支放在枪架上的枪都要卸下弹夹,保证没有子弹上膛。执勤值班时,弹夹上枪,但不允许子弹上膛,安好每支值班枪支的保险,严防走火,避免意外事故。”

“谁都无权任意开枪,即使以色列军人站在我们面前也一样,除非有确实的证据,证明对方会向我们动武,我们才可以开枪自卫。要记住,我们的枪支是为了保卫自己的安全,我们的任务并不是来这里作战,而是为了使黎巴嫩政府和人民保持这一块最后的土地,使叙利亚、以色列和黎国在联合国签订的停火协议生效。将这些参战国的动态情况上报联合国,起到证人的作用。如果我们乱开火,引起的后果将不堪设想,不仅会使我们这支被以色列、叙利亚和黎巴嫩部队包围的队伍被歼灭,而且也无法完成国家交给我们的任务。”

“一旦以色列和叙利亚军队发起进攻或派飞机轰炸我们的驻地和附近地区,听到防空警报,不要乱窜,每个人都要披着武装带,带着本人的武器,以最快的速度到防空洞去。每个小组都要挖好防空洞。如果有人发起对我们营房驻地的进攻,每个人都要到规定的岗位上去,自卫反击。工事不够就从新用推土机推成防护墙,充分利用武器,战到最后一颗子弹和最后一滴血。在大队通讯园地的墙报上已写好每晚的暗号和关于防空和防卫的注意事项,你们要时常留神那张贴的一切。”

散会之后,我去那边察看,今晚的口令还没有贴出。一张用铅字打成的有大队副官签字的纸上写着:“遇到炮和敌机轰炸:沉着快速的到防空洞去。遇到敌方进攻:保持冷静的头脑,进行自卫反击。”

整个下午,我们的班都在改装前批部队留下来的车辆。把他们原来车厢上座位的方向由背向两旁改成面朝外,拆掉了两边的厢板和车篷布,把机枪装在第一条蓬杆上,机枪的枪口朝向前进的方向。枪手坐在左右二排坐凳的背上,前进路上一有情况,机枪手即可向前方开火。其他人则可迅速跳车,找到适当的地形配合火力扫除路上的阻碍。

刚到一个崭新的岗位,有数不完的事等着我们去做。

第一阵线EPERVIE和边境营房驻地期间的48小时

清晨的冷风吹进敞开着的帐篷。我在蚊帐里被冻醒,这才发觉原本盖在身上的毯子被我在梦里丢到一边去了。值班下士长扶着帐篷叫喊着:“起床,所有人都起床。”他一边喊一边吹哨子。我朦胧着双眼,摸出手表看了看,只有430,但天已大亮了。

今天就要到第一线阵地去。每个人都必须收拾好床铺,装好要带到阵地去的日常用品。喝过咖啡后,六点钟,士兵们都已准备好,坐到车上各自的位置上去了。战地的生活打破了日常国内训练的常规,免掉了一切啰嗦的集合出发程序,反而显得有条不紊。

分组长叫有烟瘾的人点燃烟,利用还在营房内的几分钟抽一支香烟,因为在行驶去阵地的路上是禁止吸烟的。

上尉大队长的车在前面引导一个别动队和两个装甲车分队组成的稽勤队离开了营房。驾驶上尉吉普车的下士长把车开到出口后右拐,让两部90公厘炮径的装甲车在前面开路,朝东北方向驶去。

早上6点是一天中最好的时候。哨口旁供应食品和生活用品的小店都已开门营业了。路上看到几家咖啡吧的服务员在忙着收拾昨夜留在桌上的残物,整理桌凳,擦洗玻璃门窗,准备迎接新的一天,新的客人。

路口岗位有几个睡眼惺忪的黎国武装人员在执勤。大概是刚换班,有几个人边打着从床上带来的哈欠,边举起手向我们打招呼。至于说的是什么,由于车开得太快加上街道上的嘈杂声,我们已没法分辨。

几位年轻姑娘从对面走来,她们都打扮得很时髦,苗条的身材配着轻纱罩衫,鲜艳的腰带轻轻捆在腰间。晨风轻拂着她们披到半腰的长发,秀丽的脸上露出青春的红晕。她们都穿着一式的法式高跟鞋,不时抬头看看我们的车队,但没有跟我们打招呼。车上每个人的目光都移向她们,但没人敢向她们吹口哨或呼喊。因为每个人都很清楚我们目前的处境,不能有任何非分之想。但是我们都没有忘记在黎巴嫩首都见到的第一批女人。第二天晚上换岗后小睡时,还有人回忆起她们。

孩子们背著书包,成群结对车站旁等待着他们的校车。人们对我们的经过毫无感觉。确实,在战争环境中长大的孩子对于军队早已没有任何感觉了,特别是贝鲁特本地出生的学龄儿童对外国军队的出现已经司空见惯了。

我们从几家大型的电器设备和家具公司门口路过,这些地方没有太多的弹痕。原本标着法文,英文和阿拉伯文的霓虹灯招牌被炸的体无完肤,原先的文字已经无法辨识了。然而透过店门的玻璃看进去,里面的摆设依然井井有条,可见这些公司营业依旧正常。

车行驶了大约6公里左右,到达了目的地。第一线阵地在市区东方,没有任何建筑。离此不远的东面山顶,集结着数万叙利亚部队,包括步兵、炮兵,还有坦克。他们虎视着贝鲁特市区,他们的炮火随时可能攻击我们的阵地。

我们对面是一大片被炮火炸成废墟的建筑,数以千计的无辜生命葬身其中。这里原来耸立着十几层的高楼,繁荣兴旺,而今却成了无人区。这个地区边缘有几座未竣工的大厦,同样躲不过被大炮密集轰炸的命运,而变得千疮百孔。残缺不全的建筑,在这里陪伴着无家可归的冤魂。

我们阵地的代号是EPERNVIE。大道尽头是十字路口,黎巴嫩部队在那里设置了一个岗哨,负责检查东面开来的车辆。他们的哨所边有一部美国M113型装甲车掩蔽在战壕中。距此200米的北方是他们的临时营房。另一个十字路口设置同样一个岗哨,负责把守交通要口。

我们的阵地和他们的哨所相隔300米左右。上尉部署了两部90炮径的装甲车和一部60炮径的冲击炮,用推土机匆忙堆成工事,炮口朝西,炮塔按照罗盘指向,朝着叙利亚军队占据的海拔500米左右的山头。虽然90口径的炮无法摧毁6公里外叙利亚军队的山头工事。但是如果他们的军队进攻贝鲁特市区,进入我们的射程时,我们的炮火完全可以掩护周围的黎巴嫩平民和军人撤向后方。

我们班的机枪手带着机枪登上了在阵地边一家临街旅馆的屋顶平台。用90个沙包堆成一个简易工事,把机枪口朝向EPERNVIE路口。 300米外黎巴嫩军人同样堆置了一个沙包工事。安排一名狙击手用远程步枪的3,5倍望远镜监视同一方向的动静。我的反坦克炮筒放在装甲车工事外,一旦有动静,马上就可以发挥作用。

我刚选好位置,胖子班长要我携带武器弹药跟他到阵地背后,在那里设一个哨位。紧贴着我们阵地的禁区边有一家医院,垃圾车和其它车辆可以经过医院进入。我们在警戒线上用两个油桶加一条松树杆拦住这条通道检查车辆。大肚子班长命令我,禁止一切车辆和人从这条栏杆线经过。医院外面是一条横穿东---西北的街道,如果有车辆开到医院的停车坪来,执勤时要小心。有一条小溪从这里发源,流过大约2000米后,注入海湾。对面是所学校,被墙和铁丝网包围起来了。如果有人沿着这条小溪或从北角的小丛林中走来,可令其停步,进行盘查。

我给炮筒装上炮镜,利用3.5倍的炮镜注视着从北方到东方的警戒区。东边有装甲车在警戒,东南是机枪手的屋顶工事,南边有狙击手。我负责的仅是这座医院的停车坪,和学校边上干涸的小河沟。我把手枪从枪套中抽出,插到武装带上,万一有情况,可以马上用反坦克枪开火自卫。

负责这一阵地的分队中尉带着笔记本来查哨。他到达我身边时,我才发觉。我只好老实的对他说:“医院三楼阳台上站着年轻女人,是否应该监督她们的举动?”他抬头看了看距离不过30公尺的阳台:“这里是军民混合医院,在医院内治疗的不少是商贩,干部和家属。你可以在这里饱饱眼福,但千万别多言多语的和这些美丽的贵妇交谈,省的给自己找麻烦。”

他听取了我关于这里附近环境的介绍,看着我背在肩上的反坦克炮筒说:“你的任务是保护阵地后方,监视医院停车坪的动静和河沟内可能会出现的偷袭者,阻拦一切车辆行人进入阵地。反坦克炮是对付铁甲车的,这个哨位不可能有装甲车经过,你去拿手提冲锋枪执勤。”

我把手提式冲锋枪的背带打成我需要的长度,弹夹上了膛,手指扣在扳机边,把保险换成连发以防万一。

突然间响起三声长哨。我判定这不是学校教师吹的,马上跑回帐篷,在帐篷里休息的几个人有的已提枪跑出帐篷,还有几个正慌乱的找武器弹药,我一下抓起反坦克炮筒,另一只手提着两个火箭,跑出帐篷奔向军车。

班长在车边骂还在饭店平台上东张西望摸索的机枪手,我跳上车把炮放在膝盖上,炮口朝后,一旦发现目标,即可开火。上士叫枪榴弹射手马上下车去帮机枪手的忙,除了机枪手外,全班都上车了,马达也已经发动了,我们马上就可以出发。

上尉大队长从20米远处摇着哨子向我们走来,对等待开车的中士班长说:“刚才的哨声是我布置的一场演习,听到我规定的哨声,就是有人向我们进攻,每个人都要坚守自己的岗位。”

他指着装甲车里的人说:“你们别动队在这个时候要集合在帐篷边上的土墙周围进行自卫。直到新的命令到来。”

他看着我们,问大家是否都已知道这一任务,并叫大家回到原来的位置去照常执勤,演习宣告结束。上尉登上吉普车去检查其它两个阵地了,机枪手得把他沉重的武器重新搬到屋顶。

班长收拾好自己的行头,望着上尉离去的背影,咬着牙,轻轻地骂了一句:“可恶”。

司令部重新放发了新的规定: 如果有人接近哨位,一、喝令他停止前进; 二、要他回答口令; 三、叫醒在帐篷内休息的人。如果对方继续靠近岗哨,在对方无法回答口令时,哨兵有权开枪阻止他继续前进。

除非确实证明对方进攻, 哨兵才有权开枪自卫。

用餐由班长或其助手领人来换班,必须在帐篷内用餐。不穿防弹衣,任何人都不准走出帐篷外由推土机堆成的泥墙。

看完这条新命令,我全身感到一阵寒噤,接着肚子有点疼,我赶紧叫班长替我守住岗位,叫住一个路过这里的士兵,持枪同我一起去相隔50米外的战地厕所。所谓战地厕所,就是用挖土机挖成深坑,上面铺了几块铁条和板块,四周用麻布围起来。两个位置都被占了,还有三个人在外面等,大家都因为水土不服有点轻度腹泻。我只好在外面解下武装带全身颤抖的强忍着。终于轮到我了。因为别人在替班,我只能匆忙了事,赶紧返回岗位。

学校7点半开始上课,每堂课45分钟。一到课间,学生们就从教室涌出来到空闲的场地互相追逐嬉闹。这些从四五岁到十来岁的孩子,一来到人间,就听惯了枪炮声,饱尝战争之苦。他们充分利用时间,在战火中“享受”他们的“金色童年”。

12点,他们由老师带领去餐厅用餐。之后,有些年龄较大的学生在老师的组织下进行体育活动。另一些则进教室或到其它我看不到的地方自习。星期五下午两点放学后,直到下个星期一早晨,整个学校只剩下几个校务人员留校看守。

傍晚5点开始,医院的停车坪开进很多小车。很多是比较名贵的轿车,车的主人都是带着鲜花礼品来探望病人的。

一部奔驰牌的小车开门之后,两个三到五岁的小孩从后座跳出来。紧跟出来的一个40多岁的男人连声叫着:“别急,慢慢走!

坐在前边的是一个30岁左右的年轻妇女,已经开始稍微发胖。她从男人手中接过锁匙,打开后面的车门,端出两盆花。一盆是已开放的双株牡丹,另一盆是根部覆盖着岩灰植物的小青松。看来他们来探望的是位长期住院或者今后还需要留在医院内疗养一段时间的病人。他们停好车之后端着礼物进医院去了。过了一个小时,那个中年男人领着两个孩子走向我。他微笑着和我打招呼之后,我们便聊起来。

我说他的法语说的很好,他便喋喋不休的讲起他对法国人的看法。“法国人很好,他们的军队给我们带来了和平。”他指着对面学校第5层教学楼上的几十个弹痕说:“9个月以后(他把法语中的以前错讲成以后),以色列和叙利亚部队在贝鲁特发动战争,这所学校和这座医院也没能幸免。”他抬头看着在四层和五层楼上被子弹或弹片打碎的阳台灯具和墙上的几个弹孔,“当时这个医院还没有竣工,但已经开始利用了。我的太太在病床上被吓得连怕带病至今也没痊愈。这段时间我除了工作之外,还要照顾这两个孩子。”

“他叫BERNARD”他指着稍大一点的孩子说。“阿拉伯语名是HELRAMADI,另一个小的法文名叫GEOGERE ,阿拉伯语名是HAGMAR。”

“很好的孩子”我十分赞赏的笑着说: BERNARDGEOGERE的名字不仅很好听,并且这两位还是法国有名的英雄,希望你的两个孩子今后成为黎国的英雄。”

听到我称赞他的孩子后,他显得更热情了,问道:“您是哪国人?看外表您不象法国人?”

我略一迟疑后,答道:“我是法国籍的军人,我出生在法国的土地上。”我根本不是在法国出世的,同样也未加入法国籍。但是面对这个把法国政府和法国军人当作和平使者的人,我只好违心的说了。

他听了之后略为惊讶,但也不再细问。 “你们到这之后,以、叙的炮火才停止轰击,但是他们还不时地向这方向开枪。”他指着东面已被晚霞笼罩的山头说。这时那边又响起了重机枪的连发声,他又略微显得有点担心:“你们可要小心他们重新开始轰击。”

“我们不怕,任何人都不敢向我们开枪”我有意无意的拍拍身上沉重的避弹衣和手中的枪,“我们是来制止战争的。有人胆敢再次发动战争,在我们这里不会讨到好处。”

 


路过
1

雷人
13

握手
1

鲜花

鸡蛋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魂断了巴黎 2010-3-6 22:14
回复 西方雨 2010-3-15 19:59
为你骄傲!华人第一人!
以前在报纸上看过,遗憾的是没有看全。
回复 悠悠的岁月 2010-3-16 01:36
西方雨: 为你骄傲!华人第一人!
以前在报纸上看过,遗憾的是没有看全。
les journal serai continue collez au HUA REN JIN
merci  de votre attention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快速注册

CopyRights © 2007-2016 华通信息Sinocom SARL 版权所有 | 法律顾问: 林亚松 | 会计顾问: 捷顺会计事务所 | 意大利法律顾问: 郑帆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