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注册 登录
华人街网 返回首页

悠悠的岁月的个人空间 https://xila.huarenjie.com/?6773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悠悠岁月(二) - 我的战友 我的连(八)

热度 16已有 1220 次阅读2010-4-3 16:38 |

 “二位都答对了,我们是外籍兵团的一兵,但是却占兵团总人员63%。我们还从来没有人在兵营唱过外国歌。林达回答的好,欧洲抗德战争属南斯拉夫铁托将军最棒!今天,我们分队来学唱一首南斯拉夫游击队之歌,由精通多国语言的中士亨新更教歌,中餐之前都要学会。”

中士亨新更揭开第一页纸,第二页上已写好了歌词。他首先向大家翻译歌词原意:

“在那弯曲的山路上,一支抗德队伍昂着首向山上转移,我们负担着保家卫国的责任,还有那襁褓中待乳的婴儿,我们是支不屈的队伍,不管山路如何险峻,那里有我们的父母,正盼望着我们能驱走强敌……”歌词充满斗志,可是歌却很难唱。两遍、三遍唱下去,除了亨新更之外根本就没人能唱下来,副分队长弗皱着眉头踱来踱去直着急。

“把歌词记在笔记本上,再标上法文发音,回去再慢嚼细咽。晚上用餐后,大家再聚在一起反复学习。”到底还是分队副善解人意。因为我们的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了。

中士朱兴苹撕下歌词递给我和戈登:“你们带回宿舍,教阿拉法德和胡余译成其母语音标继续练,今晚一定要会唱。”

“这样强制性地要求我们学唱外国歌,北更他搞怎么花招?”下士毕来坑拉住中士问。因为全大队数他兵龄最长,谁都不敢跟他拗。

“我就不会唱,看他能把我怎么地?”

“那你等着上士的摆布吧!”朱兴革微笑地挖苦他:“在南美洲,你在上士手下还没被他整个够?”毕来坑在北更任步兵排队长时,不知吃过多少次苦头了,连下士长的头衔也被他自己撕了两次。毕来坑两年的海外任务未结束就要求提前回到法国,天知道是什么缘分,冤家路窄,老对头又聚在一个联队了。

“报告分队长!”我们在训练场地集合,中士长向分队长报告,请示安排防化训练课程。分队长逐一检查了个人所带的防化装具,特地选来毕来坑示范。

分队长命令道:“毕来坑,用十秒钟把防化外衣长裤穿好,立即带上防化面罩!”

毕来坑分队演示,他迅速地穿戴妥当。上士近距离检查他的各个部位,他忽然窜到毕来坑的身后,在毕来坑裤脚一拉,整条裤子被拉了下来,“怎么啦,为什么不在腰部穿裤带?”又转身到毕业坑的前面,伸手把防毒过滤器用力一拔,防毒面罩就掉了下来。  

“你已经有十五年的军龄了,连最基本的防化装备都不会用。”上士沉下脸来。转而对全分队开始训话:

“人类越来越聪明,但除了毕来坑!人类战争技术也不断升级,大刀,长矛,刺刀时代已过去了,近代战争有两个方面,一,远程威慑,如远程火箭导弹。二,即潜在着的化学武器威胁。虽然迄今为止还没有任何国家启动化学武器实战,但各国化武储存量足可以使全世界具有活动功能的人类和动物死上一百次!武器是人类制造出来破坏世界,对抗敌国的,也提醒我们注意,如何去防御它。这套装备就是为了使我们在化学战斗中保存自己,消灭敌人,今日的模拟训练,就是为了如果有一天……”

很喜欢讲课的上士分队长越说越有劲,还时不时插入几句取笑毕来坑的话。

“最要紧的是,我们必须严格按照要求,拴紧裤带,扣紧面罩。不得有丝毫的松懈。最大可能地不要让化学毒气进入呼吸系统、辐射皮肤,只有这样,在化武战场上或许还可全身而退。”

“现在开始进入训练室按班级训练。”

六个士兵一组,面罩托在手中慢吞吞进入一个十平方米,四周包括屋顶全钢筋混凝土小屋,中间一扇80公分宽,2.25米高的门,三面各有一扇紧关着小窗。五分钟后小门打开,三面小窗同时自动开启,只听见大鼓风机用劲把里面的空气排净。六个战友颤着脚,从屋内跌跌撞撞闯出来。一到外面,迫不及待扔掉防化面罩,眼泪和鼻涕滚滚而流,还想大骂。上士沉着脸站在对面,“先别脱衣服,马上伏地打风筝,把肚内气体逼出来。”

谁还有力气做运动,朱兴革和我各扶住一兵把他放平在地上,抱着他上身,模仿打风筝运动把他肚内的瓦斯气体压出鼻外!等他们逐渐还原之后,悄声询问里面是怎样运做的,使自己有一个心理准备。轮到我等六人,年轻的林达苦着脸,一身孩子气依依不舍离开中士长的身边,一步一回头望着分队长,心中多么盼望分队长免了他的训练。可是上士北更脸上没有半点表情,中士长弗在他身后轻轻推前他一把。自己也跟进门内。“啪”一声,三扇五十公分见方双层玻璃窗同时关起。

望着每人手中所托的面罩。“别怕,屏住气!望着我手中瓦斯瓶,落地指示灯红起,千万别呼吸,马上带好面罩,不用使劲,保持心中平静就能减少身体氧气需要。”说没说完,他已把手中瓦斯向地上掷去。我忍住呼吸,用被防化外衣紧缠着而十分笨拙的双手,很费力地安置好面罩,透过镜面看到一只小小瓶装瓦斯把小屋内弥漫粉红色的烟雾。努力放松精神,身倚靠墙上,一动也不动,瓦斯强劲地穿过没封密部份,透入面罩,我拼命地忍住呼吸,可是它还从衣服缝隙中进来。眼睛被熏得火辣辣的,开始流泪,泪水慢慢地流在防毒面罩的镜框里,坚持,再坚持,大不了只有五分钟!只要吸进一丝瓦斯,就全身没有力气,熬了又熬,这五分钟简直比死还难熬。知觉慢慢地模糊起来……

大概总有等了一世纪那么长时间,朦胧中看到中士长用手扳住门扳手,往下一压,三扇小窗同时打开,鼓风机“呼呼”叫着迅速的抽走室内的斯瓦。

“有救了,上帝!我们都还活着!”

中士长逐个抓住士兵手臂把他们送到屋外。我用力抬起脚准备离开这魔鬼小屋。低头看到林达已经瘫软地坐在地下。我用力地把他抱起来,不知是他太重,还是自己也没有了力气,林达一动也不动。只见门外进来一名从没见过的军人,把林达揪起来放在肩上,两步就冲出门外。中士长弗伸手抓住我衣领跌跌撞撞地出了魔鬼的房门。

我刚拿掉面罩,就听到那位陌生的军人拍着林达的面颊笑着说:“你可真了不起啊,我的小林达连防化训练都可以过了。”说着一边将林达的上半身压下去,帮他将体内的毒气排出来。

 

笨重的防化武器

 

有了氧气生命就有了活力。自然界已安排好了人生存所必需的一切生活条件,上帝真是万能的神。不到两分钟,林达一下子从地上蹦了起来。跳到那位军人的身后,抱着他的脖子撒娇道:“您好,叔叔,半年不见,您怎么来了?”哦,原来这人是他的叔叔。

“报告少校!”分队长北更满脸不高兴,向这位我们从来没见过面的人敬礼。

“上士北更带领第二分队进行防化训练,请指示。”

“很好,做得很好。你们分队先行一步学习近代战争技术。随后,我将向联队司令请示全联队防化演习!”

这位少校是刚调到第一联队的作战科长,也是林达父亲在越南战场时朝夕相处的老战友。当他得知老上司的儿子正在进行防化训练,就特地赶来探望。他对上士北更的训练很赞同。从严练兵一丝不苟,也是这位少校从他老上司那里学到的带兵经验。

等少校的吉普车走开,分队长就皮笑肉不笑地对林达说:“林达,你今天的表现很好,从小就懂得坚持。”然后转身对诺里交代道:“接下去两个礼拜清洁厕所的工作交给林达!”

“你看,”毕来坑又对朱兴革抱怨:“当了分队长就这么坏!林达小小年纪没做错什么,竟要他连续两个礼拜洗厕所,和平时期搞什么防化训练,在他的分队当兵简直是过魔鬼生活,谁能受得了他那个古怪的脾气和那张永远阴沉的脸。”

“得了毕来坑,只怪你十三年前没整服他,现在你可要小心过日子。”中士朱兴革还是慢声慢气地说话。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你是军人就要不断地接受训练,再说在训练中使用的瓦斯根本就没有毒,只不过流流鼻涕眼泪,松懈松懈神经系统。我们不是好好的吗?如果有一天爆发了化学战争,我们已经懂得怎样预防,才能逃脱化武一劫。

“胡余怎么了?”朱兴革看见我还在那里抹眼泪,他就拿过水壶托着我的下巴,两个手指轻轻地扒开我的眼皮。用水慢慢地冲洗我的眼球,双眼舒服多了。副分队长弗走过来拿起我的防毒面罩仔细检查,发现眼镜密封处出现裂缝,难怪在那五分钟内,不管怎样憋着气眼睛还是火剌辣的痛,眼泪流满了面罩。上士弗对每个人的防化面罩都仔细检查了一遍,28个防毒面罩有5 个已经不能再用了,呼吸保险已经失灵。分队长掏出小刀把已经破损的地方加以扩大分别递给林达、阿拉法德、波健、英籍大卫松和我。    

新兵大卫松昨天刚分到分队,今天就赶上了这场谁都不愿意参加的恶军训。“FUCKING!”他认为这种做法对我们五位新兵太不公平了。大家来到旷野中,尽情地呼吸着新鲜空气,经过了“魔鬼屋”的折腾才知道外面的空气是多么清新、自然!

全队集合,分队长对这次演习作了总结。强调指出每个人的疏忽之处,他说:“已破损的面罩,它们已经不能临战使用,但未报废之前,你们要把这些面罩保存好。回去之后各自清洗干净,破,也有破的用处!”

“破,也有破的用处?”我对上士这句话产生了怀疑,又见他双眼盯着我们这几名新兵,心中暗想,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1981410日星期五,清晨,天气特别好,晴空万里,微风轻拂。全分队全副武装,每人手提冲锋枪,准备好午餐干粮。洗得干干净净的防化装备把背包塞得满满的。临走前副分队长出乎意外地检查每个人的水壶,亲自交待,负重行军35公里。回程实弹射击,还有其他任务。没有命令不准喝水,并意外地把我的防化面罩重新检查一遍,闻闻气味,又在破裂之处故意地划一下,裂缝从原来3公分长到5公分。

队伍出营房向右沿着国道行进不到一公里,斜插进入军事训练场。在丛林中左穿右绕越过一条乡村小公路,我赶走几步靠近分队长,看看他手里的地图,才知道我们正沿着五天前我俩曾经出车的路线,距离吉普车撞倒石墙大约二百米,队伍故意绕行,队伍停在左边三百米的大树下。

“已经走完十五公里的路程。”我想起当时分队长命令我从训练场开始调整吉普车行驶里程。趁大家原地休息,我朝下士长法克斯打了个手势,带着他来到被吉普车撞倒的墙边,告诉他当时的情况。

“你俩都是大傻瓜,这种石头建筑,除非用军用推土机才能铲平,以我的判断,凭我那部AmL90型坦克也无法翻越。下次可别这么呆,会吃亏的,弄不好还得接受禁闭处分。”法克斯伸伸舌头说:“我真不懂军纪那么严的大队长竟把这次人为事故责任推给陈旧的美国老爷车,竟然没有处分你。”

“好了吧?大家都吃饱了吗,休息够了吧?”分队长扬起手中盛满水的军用水壶:   

“大家先喝半壶水,急行军马上开始,在100分钟内赶到打靶场,不得有误!”

行军途中就地休息

坐在草地上的士兵们一跃而起,响起一片“咕噜咕噜”的喝水声。

“集合,成一字队形,全连急行军!”副分队长把水壶往袋内一塞,扣好纽扣,迈开他的大长腿率先奔走:“胡余过来,到我身边一起辨认返回训练场的路。”

每次晨练跑步我都要寸步不离地跟在他的身边,这次当然不会例外。他高大的身材迈着大步,我必须一路小跑才能跟上他的步伐。这一路急奔,汗水湿透了衣衫。喝到肚子里的半壶水,现在已经全部变成汗水流出体外。时不时的听到分队长在后面吆喝着,有谁稍微慢一步,他就会点谁的名字:

“某某某加油!”,“某某某不得掉队!”或“某某某你干吗呢?”15公斤全副武装的重量,一百分钟赶十五公里的路程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轻易达到的。


路过

雷人
13

握手
3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回复 西方雨 2010-4-3 18:26
向您致敬!
回复 雅璇 2010-4-3 21:28
你的经历真的好敬佩。我想我是不可能吃这么多的苦终于知道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了
回复 悠悠的岁月 2010-4-4 01:42
西方雨: 向您致敬!
谢谢您
回复 悠悠的岁月 2010-4-4 01:43
雅璇:你的经历真的好敬佩。我想我是不可能吃这么多的苦终于知道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了
钢铁是这样炼成的
回复 雅璇 2010-4-4 09:26
悠悠的岁月: 钢铁是这样炼成的
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这一转眼自己就有城钢铁战士了
回复 leilei 2010-4-5 00:07
苦尽甜来、
回复 白郎峰 2010-4-5 02:32
看咱当兵的人。你们的人生富有传奇。
回复 悠悠的岁月 2010-4-5 17:46
雅璇: 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这一转眼自己就有城钢铁战士了
承蒙抬举,三生有幸!
大美人过奖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快速注册

CopyRights © 2007-2016 华通信息Sinocom SARL 版权所有 | 法律顾问: 林亚松 | 会计顾问: 捷顺会计事务所 | 意大利法律顾问: 郑帆律师事务所